斯文败类

【全职高手】画地为牢(All叶修)

考试以前思维不济文笔不及我为什么还在写【深沉。竟然还爆字数了〆(・∀・@) 

推理有一坨漏洞……(ι´Д`)ノ

顺便脑补了一下张副在床上一脸禁欲地说着下流的句子就有一种〇 < ————【等等这和你接下来要写的有个P关系!

 

 

 

04、

 

 

 

叶修会想直接回去了?当然没有

 

那他想去哪儿了?

 

G市最高大上的家具专柜

 

 

 

当然这只是他想想的

 

 

 

这种时候还真是能靠哥脸就能解决的了……啧啧要是小周在就好了,其实不说话的少天也可以凑活着用,但怎么说骗到出售记录绝对分分钟搞定连证都不用。叶修摸了摸除了烟钱就只有一张交通卡的外衣口袋,再摸了摸自己一张赶不及修理有些刺手面皮不住地摇头,顺便图谋不轨地思考了一下拐走S市主席心头肉的几率有多大

 

插着口袋朝前慢吞吞地走了两步,在第一个岔路口朝蓝雨的方向拐了个弯,视角在扫过街角时突然走姿风骚地又倒走了回去,一直退到刚才停留的现场。黄少天还在和喻文州滔滔不绝地提出对案件的疑点,猛地看到叶修神经病一样倒走向他们一下子没稳住开口便啰嗦了起来,当然总结一下中心也就只有——

 

“靠靠靠你他妈怎么又回来了?”

 

“靠靠靠哥怎么就不能回来啊?”

 

饶是喻文州此时也有那么些许的无奈和紧张:“前辈,请不要随便进入思考模式好吗?”

 

这也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甚至是和叶修有点交情的人都会担心的问题。叶修虽然思维敏锐行动力强,但因为过于嘲讽而在圈子里臭名昭著,关系不好又能认出他的哪怕不是罪犯也会想扇他两巴掌。而叶修真正进入思考的时候会无所顾忌地沉陷进去,而接下来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潜意识为了下一步而做出的,就比如他根本是在听到黄少天的长串垃圾话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记忆上一秒对应的地方

 

“所以呢,你到底干嘛回来啊?啥理由也没有本剑圣可就不陪你玩了哦有话快说我还赶着去喝早茶啊快点快点快点”

 

“嗯……大概就是一个挺普通的问题吧”叶修咬了咬大拇指甲,然后朝两个人露出一个笑容,很容易在你输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你朋友露出的那种

 

“少天和文州你们……每次大概能撸多少出来?”

 

 

 

“……你……?”黄少天受到了会心一击,挂了个僵直DEBUFF不可拆

 

“前辈你应该挺清楚的吧”喻文州倒是和叶修同样露出了一个笑容

 

“诶……诶队长你——”

 

“心脏你敢不敢讲的再模糊一点?”叶修及时地打断了一看就知道是长篇大论的后续,无奈又嘲讽地扫了喻文州一眼,“那就请哥喝早茶呗?喝完晚上还得出来吃夜宵呢”

 

“……啊?”

 

 

 

凭良心说黄少天喻文州叶修三个人私交真的是挺好,就比如说三个大男人会因为无法决定谁坐出租车前面的得天独厚而一起挤在后排也不介意,虽然叶修两次强调了原因完全是因为他个老年人拼不过剑圣大大和心脏大大。三拐两拐进了茶楼,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还没等服务员把菜单递过来,黄少天就一张口报了一串菜名,其流利度和他在炫耀自己的枪械时毫无区别

 

“刚那个点单的妹子绝对练过,不然什么手速能记下来黄少天报的菜”叶修一脸十分敬佩地看着离开的那个姑娘

 

“叶修叶修你几个意思啊?等菜上来准你一句话都不会说本少可是专门挑了你这混蛋喜欢的类型点的啊不要太感谢我当然队长你的我也点了,所以你们是不是考虑一下把事情都告诉我呢?”黄少天把手非常大爷地往椅背上一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怎么说呢虽然心脏的世界我不懂也不想懂,不过一直被瞒再鼓里我可也是会生气的”

 

“……你谁?”叶修沉思了一下,最后严肃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靠!别给老子扯话题!”

 

“叶神你也别闹他了,”听到了个久违的称呼,叶修瞟了喻文州一眼,后者笑着改了口,“其实差不多也就是今天晚上了吧,要不少天你等一下复盘好了?不会很久的”

 

“那你们这是不想让我今天晚上帮忙的节奏了?”黄少天虽然破了戏可表情还是病中透出点微妙的帅气,“你可别后悔啊叶修?”

 

“呵,”叶修往刚上在黄少天面前的珍珠小丸子里挖了一勺,“哥还非你不可了?”

 

一瞬间黄少天被气得差点想暴力堵上那张嘲讽的嘴,顺便把被那人贪掉的小丸子捞回来

 

 

 

格斗枪械推理侧写辩证无所不能,荣耀警校史上最高分毕业的学生,在面对只有一个人的对手时真的需要帮手?黄少天若不是气急怎么会正撞上这样一个明晃晃的枪口

 

 

 

其实要指使黄少天干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哪怕是喻文州一个人都是能分分钟搞定的,但叶修大大坚决地表示即将进行的蹲墙角行为实在是有违他高尚的情操和高雅的格调,和喻文州心照不宣地打了个眼色后,两个人十分默契地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黄少天

 

吃了晚饭慢慢走回最后一个现场开外五十多米的地方,叶修和喻文州就一人一边压着黄少天的肩膀把他撳在地上,速度之快连素以速度出名的黄少天都无暇反应,被糟糕地人人墙三边包围了

 

“几个意思几个意思几个意思?那我当蘑菇吗?我靠你们该不会是让我蹲在这里抓人吧!那货要今天不来你们是不是还准备让我蹲一晚上啊!”

 

“这联盟最出名的机会主义者不就你了么少天大大,”叶修嘴上那么调笑着,手下的力道却一点没松,“今天晚上一定会来的,不过要是违背哥的意思哥现在就打爆你,没错哥就是这么牛逼不服你来打我啊!”

 

“少天你小点声,小心人快来了,”喻文州在另一边,虽有手残之名可黄少天此时根本没有感受到他残在哪里,“而且如果失败的话,我会考虑和经理谈谈你这几个月的薪水问题”

 

“还有哥的跑路费,从少天这里扣就行了吧”

 

“我去叶修只有你给我闭嘴”

 

“是个男人就一句话,干不干”

 

“靠!干!行了没?”

 

“………………”

 

“………卧槽诶你等等等等!?”

 

“无法逃避,就好好享受吧,少天大大”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十分敏捷地拽起喻文州就往更远的地方欢快地跑走了

 

“享受个屁啊……你是印度的吗”黄少天恨恨地唾弃了一下两个逃掉的人,慢慢贴墙蹲下来装蘑菇

 

 

 

你造什么叫遇人不淑了么黄少天大大

 

 

 

为了不暴露目标黄少天连手机都不能刷,只能摸出了耳机插着听听歌。天色已暗,破旧的路灯频闪着照出一片昏黄,约莫一两个小时以后,黄少天总算是看到了第一个不是自家产出的女人人影。正屏息静气地准备靠近,就见那人一把惨白的手电灯光照射过来,晃了几圈寻找目标一样,在照到到黄少天时甚至用另一只闲着的手打了个招呼。黄少天在被照到之前也无心再躲藏,干脆站起来往那边走去,接着手往背腰别着的西格P250摸了过去

 

女人等黄少天离她不足十米的时候便关掉了看得人眼晕的手电。女人长得挺好看,不是惊艳的那种,倒也耐看的很。她朝黄少天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远处,黄少天回过头便看到叶修也挥了挥手

 

“不介意去你那里请哥坐坐吧?顺便讲讲你杀人的故事,”叶修上手就先铐住了女人的双腕,“不过先告诉你一下,这可不算自首”

 

“本来就算是我的邀请,当然不会介意,虽然我也没有想自首。您会帮我叫好警官在我的房子里搜集证据的不是么?”

 

“你管八个放着尸体和剧毒化学试剂的浴缸叫搜集?活人都看得到吧,”叶修扬了扬还开着搜查课课长发来的短信的,喻文州手机的屏幕,不过叫人的可是文州,手残难得速度快了一次你不能这样”

 

“这么快吗?”女人沉吟了一下,“看来是回不去了呢,明明刚好是数字7呢”

 

“……7?”

 

“嗯,我的幸运数字哦,不过这次可……不怎么幸运的样子啊”

 

“是啊”叶修在几天里第一次真心地叹了一声

 

“你再也回不去了”

 

“真可惜”

 

“我倒还是真的挺想……试试看她送的香水”

 

“真是可惜了”

 

 

 

 

 

 

“所以……这就……完了?”黄少天直到回到了警局才跟恍然大悟了一样,然后猛地炸了起来,“那老子在那里蹲了那么久腿都麻了结果那个臭女人最后自己来了?自己来了!竟然连给哥个帅气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她!就!自!首!了?贱贱贱贱贱……”

 

“少天,注意用语,”喻文州推了一下桌子,旋转椅从他的办公桌前转到了正在不爽的黄少天和趴在桌上犯懒的叶修旁边,“怎么说还算成功就是了……叶神接下来几天应该也没事吧,不如和我们一起写写结案报告好了”

 

“我去手残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么?”叶修一下起尸一样跳了起来,“人性呢!”

 

“少天你不是有什么要问的么?趁前辈还在赶紧问了吧”和叶修前几天一样生硬地转了话题,不过他可不担心没有人接上,因为黄少天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就已经把枪口对准了叶修,想了想喻文州还是将手伸向了餐巾盒,却被叶修一把抓住了袖子

 

“有难同当”

 

“……前辈说的是”

 

 

 

“那我可就开始问了啊,”黄少天端起水喝了一口,看得叶修跟着紧张了一下,开玩笑这可是真正地暴击前兆,还不能反抗,“首先吧你们不是说是蓝雨内部人员亲属么我不记得那时候资料有这个人啊真是的而且吧,叶修你那天像被强了一样说的那串话到底是什么啊虽然我是不介意你再说一次,还有还有就是那个BUG凶手的BUG到……”

 

“算,闭嘴,哥来,”叶修悲伤地揉了揉太阳穴,缓解被暴击刷掉的疲劳,“其实真的是什么我也是那个女人提起香水的时候才知道的吧……不过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恶心”

 

“怎么说呢……所以你到底是车上没听还是蠢得突破天际啊,总之就是有两个女人,A和B好了,很常见的闺蜜设定,从小到大的那种,然后A是个很出名的心理咨询师,我记得蓝雨大部分人应该见过她吧”

 

“其实……这次几个侧写我还特意请她来帮过忙,不过是后来的事”

 

“一看就知道这个心脏这里就盯上她了,”叶修咂嘴,“当然她还有个身份就是了,你们哪个化验科的好像是她长期病人来着,这次案子化验科普遍心理压力很大,估计被她在催眠治疗的时候套出过话”

 

“我去真狠啊……不过这个勉强算是和亲属差不多了。然后呢?她是怎么杀人的?买凶吗?那那个强奸犯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知道那帮人是不是处女万一杀错了不是很丢人?”

 

“黄烦烦你是幼儿园小朋友吵着听睡前故事吗?我这不是要说下去,再吵哥不给你讲了啊,”在黄少天拍案而起和与之而来“你他妈说谁是幼儿园小朋友啊?射击场格斗场来战痛好吗来战痛啊”的聒噪中又开了口,“处女和非处女之间在行为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这点都能分错这女人也不用混了”

 

“不过她也的确不用混了,抓错了好几个不是?”

 

“也可以那么说吧,我去好想抽烟啊,”叶修看向喻文州,在对方温柔地拒绝中掏出了打火机和烟,“她会给随机碰到的,外貌或者性格有一部分足够优秀的女性进行暗示,让她们不留线索地到指定的地方之类的?然后就是这样,然后把不是的直接杀了,是的处理完再杀,顺便说一下是处的有七个”

 

“那八个浴缸和十一个失踪的……”

 

“没错,放是处女的尸体的浴缸只能用一次,然后剩一个放杀错的,顺便说一下根据刚来的消息,尸体的处理方法好像是硫磷混酸加热还什么?然后就是B了,B是个药剂师,但是经常会去化工厂帮忙,好像是家里有人是干这个的”

 

“你别开口啊,你给我闭着嘴就行。怎么说呢大概就是B快生日了,然后A想给她一份从所未有的大礼,想想B的愿望是要成为完美的女性,所以就准备从外貌入手,把能拼出最好看的脸或者身体部分的女人都……”

 

“……拼成快?”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开了口,瞬间遭受了叶修带着嘲讽光环的眼刀

 

“你的品位和格调呢少天大大?落墙角了吗?还有就是你一路回来还真没听啊”

 

“前辈,”喻文州总算是替黄少天出了下头,“只有您和那位是同一辆警车”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继续。总之就像是要集齐七颗龙珠一样的想法,A从每个女人身上提出一部分尸油然后把尸体分解了冲下水道,一看就知道是被没有经过实验的文学作品荼毒了。然后之前几个都是这样,就最后一个出了BUG”

 

“她没法做到最后一个,所以催眠了一个她一直处于极度自卑心态的病人,”喻文州接了上来,“她要的最后一个组成部分是欢愉,她永远给不了B的,却又是每个人都追求的”

 

“A应该下班有时会走这条路,然后每次都会在某个时间点碰到吧,所以就催眠了让那个蠢蛋自己动手,刚好也能和自己撇清关系。然后BUG就是她给那个用蠢蛋的暗示里没有提到性别,然后你再想想我那天思考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还有地上的痕迹和墙上的痕迹,一男一女先不说会折腾这么厉害,就算是那男的射得一滴不进地上也不能那么多啊?而且鉴识科后来其实出过报告的”叶修懒懒地抽了扣烟,一脸与世无争

 

“你是想说……”黄少天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有些沉重,“那个蠢蛋上了个……”

 

“男的”

 

 

 

黄少天突然有种也想被催眠的错觉,然后他看了眼叶修旁边的喻文州,虽然也肯定一开始就推断了出来,可眼神也微妙地暗了下去

 

 

 

“等于说昨天那个蠢蛋抱了具男性尸体……然后A把两个人干掉以后决定今天带着Vibrator亲自上阵?”

 

“嗯,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本来?”

 

“是啊”

 

叶修突出了个烟圈,目光游离向了审讯室

 

“我们今天抓到的这个是B啊,我刚看到她的时候问的问题其实是发生在A家来着”

 

 

 

“……对不起我大概要缓一下这个脑洞有点大我暂时接受不了,诶不对到底……”

 

“你觉得……A会怎么证明自己的不在场呢?还是被你们队长这种心脏瞄上的前提”

 

“所以……AB告别的时候B刚好看到了A或者是那个抱着尸体的蠢蛋,然后A就炒鸡变态地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然后把B杀掉了?不对啊你不是说……可B为什么要杀A啦等等你刚漏掉了那个尸油是尸油对吧”

 

“没错啊,A一开始是想用尸油炼香水来着,集女人精华的香水,嗯真是……喂别跟哥说你不知道医科生都精通理化科啊”

 

“我稍微查过一下B的资料,实在是十分优秀的类型啊”

 

“所以说,B为什么要杀A啦,不应该是劝她去自首或者是报警之类的更会是普通女性一下子会想到的,上手就杀这个太吓人了啊诶其实也不是,可能是太害怕了不过这样的话可以算是正当防卫了吧而且案发现场也在A家”

 

“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少天你也难得机智了一下……呵”

 

“卧槽你呵了对吧你刚呵了对吧别在那里嘲讽你嘲讽拉了多少仇恨你造吗叶修连我都有点想扇你啊混蛋!话说已经这个点了我们不去吃点夜宵什么的嘛队长你说呢?”

 

“也是啊,稍微有点饿了”

 

“哥当然没问题啊,不过蓝雨的土豪们结账就……”

 

“靠!!!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案子几天后就有了尾声,因为所需的证据一应俱全。叶修还是没有进到法庭,靠在外面的墙上吐烟圈,最后想了想还是掏出黄少天前两天硬塞给他的手机给两人发了条短信,便优哉游哉地离开了。而法庭上B甚至没有申请律师,爽快地说出了对付有机物化学试剂来源然后在法庭上揽下了所有的杀人罪名,成功解释了为什么找不到部分尸体的理由,一切都顺利地发展了下去,B被判了刑,然后被押了下去,走前还笑着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那个女人明明可以申请律师的嘛说不定还能缓一下刑,不觉得有点可惜吗明明是那么优秀的女性,但其实我还是没有明白啊……一个浴缸是化杀错的人的尸体,还剩七个,可两个男人不应该都在刚一开始说的浴缸里……那么应该只有六个浴缸是有痕迹的才对但是七个全有啊,再然后B根本没说她在哪里化尸啊”

 

“少天,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很担心叶修吗?”

 

“……原来队长你一直担心那个混蛋吗虽然我也有点……总感觉那家伙厉害过头了,什么都一个表情,连我们都不肯告诉就不会让别人帮他分担一下吗那个蠢货!”

 

“所以我会才担心啊”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所以……最后你杀了她?不觉得有点……丧心病狂吗”

 

“是啊,明明说是要给我最好的,最喜欢的,一切最好的,那又怎么能少了她自己呢”

 

“因为我可是如此地,深爱着她啊”

 

“这样深爱着她的我,又怎么会厌恶从她的身体深处开出的花呢”

 

 

 

 

 

第一案 花恣肆绽放着 完

 

 

第一案完结了总算对得起强迫症……话说这一更竟然有6000+诶快表扬我ヽ(●-`Д´-)ノ

看《连》的番外简直是要我嗑肾宝的节奏(づ ̄ ³ ̄)づ 

这次我们是真的要很久以后见啦!最起码……等我想好第二个案子或者是第二个西皮或者是想好要不要继续写什么的……果然太渣了会不好意思写下去啊(*・_・)ノ⌒*

 

话说你萌看出西皮感了嘛……我没看出来啊其实【沉痛

 

就算这样你们也和我说说话辣(≧▼≦;) 

评论(24)
热度(5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