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全职高手】画地为牢(All叶修)

 (۶ ் ▿ ் )۶大家新年过得好嘛!然后就是这玩意儿竟然有后续诶!不愧是黄少一上来就不用担心字数了呢!

 (۶ ் ▿ ் )۶推理迷请放过逻辑啊毕竟老师X的早!仍然渣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啊!

 

ps:(*゜Д゜*) 《连》要完结惹啊!!!不想完结啊!!!但是好想看完结啊QAQ!

 

……还是开始吧

 

 

02、

 

 

“文州啊,在你说之前哥先问你个问题呗,”叶修漂亮的手支着下巴,脸色有些微妙,“在连尸体都没发现的情况下……你真的确定这些都是处女吗?尤其是这个57的”

 

喻文州的面皮隐隐地抽了一下:“蓝雨的监试课曾经察过这位女士的录像案底,结果是她的大部分行为和习惯性动作都不符合非处女的共有特征,而这位女性毕竟也算是家世显赫,从相关的人里也没有办法得到相关的情报”

 

“这样啊……那还真是……”叶修拿起了刚才放下的那根烟,“不行啊今天哥实在是干不动了,文州这样吧趁着少天还没来先把哥的咖啡请……”

 

“我次奥——!!!!!!!!!!!!!!!!!!!”

 

“还想瞒着我敲诈队长啊混蛋叶修叶修叶修!!!!!!!!!!!当然没有问题不过你个混蛋想找队长就先和我PKPKPKPKPKPKPK……”

 

“那就没办法了,少天难得那么真诚地恳求,”叶修摊了摊手,严肃地看向喻文州,“快跟哥走吧不然一会儿DEBUFF没有同队赦免”

 

“那还真是没办法了,少天就一起来吧,这样更好不是么?”喻文州一句话就塞回了黄少天目测即将脱口而出的垃圾话,笑得一脸无害

 

“好吧好吧好吧既然队长都那么说了就喝完PK啊呸喝完咖啡再PK好了,哦不对其实我们可以PK喝咖啡?诶你觉得呢队长?队长你说句话呗!”

 

“嗯……其实为了蓝雨的未来,我还是会支持的,前辈呢?”

 

叶修一脸吃了苍蝇的生无可恋

 

 

 

“我说每次我们就非得走这么个形式么,虽然我知道你们蓝雨土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叶修环顾了一圈除了店长根本连个人也没有的咖啡厅,端起了被摆上桌的猫麝咖啡然后赖回了真皮沙发里,“这种包掉整个咖啡厅换上自己人的行为……老魏的风格真是后继有人啊顺便跪求壕做友!”

 

“前辈如果真的肯来的话,”喻文州回答得从善如流,“还有请不要这么说魏老大,我们这毕竟是工作需要”

 

“要点脸行么,”叶修翻了个白眼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痛心疾首一点,“说好了讨论案子的呢”

 

“叶修不是你先自己歪话题的么少给我赖队长啊!敢说魏老大的坏话我分分钟秒了你哦混蛋而且这个案子的话你不应该先问我么怎么说我知道的肯定有你想要的啊,”黄少天挥舞着小咖啡勺一点都不客气地说,然后猛地一转头,“诶队长你难道还没告诉他吗?”

 

喻文州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慢慢开口:“线索一点也没有是肯定不可能的,但不能在里面说”

 

“……工作人员或者他们的亲属?”叶修皱了皱眉,“直系亲属?”

 

“没错,而且这次的小老鼠很聪明,单单排开处女来看,其实真的可以把这十七件当成无差别凶杀来看”

 

“而且啊叶修你知道吗?”黄少天终于也是严肃地开了口,“我们之所以推断是局子里的完全就是因为每次失踪一个我们定下个被害范围下一次就一定会被打脸啊我靠想起来就气!”

 

“因为年龄范围是你划的吧,”叶修斜了他一眼,“行不行啊你少天大大”

 

“靠靠靠靠你果然很不要脸啊叶修!!!”黄少天怒极反笑地盯着仍然双眼无神却气场嘲讽的人,“你特么倒是说说看啊!就那么点线索你分析个给我看不被打脸我就跟你姓!”

 

“你这是在激我么少天大大?多大人了还来这一套幼不幼稚”

 

“前辈,”喻文州到底还是插手了这场小孩子争吵一样的对话,“我们真的需要您的帮助”

 

“嗯……既然手残你都那么恳求我了,那我就一步一步说说看好了”

 

“首先,你们真的有想过这些女人她们到底在什么时候才会最有价值?”

 

“只有处女这个范围是真的没有被打破过所以肯定是活着啊难道有错么有错么有错……嗯?”黄少天愣了愣,看向叶修,“卧槽那这厮岂不是心理变态?你在逗我?这更本就是X尸的节奏啊别这样行不行根本不对吧”

 

“X尸你个头啊少天大大,你终于因为太过话唠把脑子说休克了吗?只要稍微翻转一下思维的话,比如找找不同点什么的……”

 

“不觉得这十七个女人……可以拼成一个近乎完美的女性形象吗?”叶修放下咖啡杯,用手比了一下,“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的那种,当然应该只是凶手自己定义的,虽然好像的确不错?”

 

“我怎么有点恶心,”黄少天沉吟了一下,“为什么不会是活着价值更大一点?”

 

“隐藏尸体真的比隐藏活人方便不少呢,”喻文州接上了黄少天的话,“不过应该还不能判定凶手的性别”

 

“没错,但根据你们蓝雨每个工作人员丧心病狂的加班时间,还有成功避开的十六次,工作人员亲属是没跑了,估计还是个黑科技的,有点厉害,”叶修用一种很不符合手中液体和容器之奢华的方法一口干掉,“明明早就有这些推断结果还要让哥再推一遍,手残你心真是脏透了啧啧”

 

“诶诶诶队长你早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啦诶队长你别笑啊对不起我知道保密关键……”

 

“你以为你们队长哪儿都残么?他又不是你,”叶修把头转向喻文州,“赌一毛你连凶手是谁都想到了就是让哥来验个证吧,在办公室装了那么久还真神演技啊?诶本来就为这破事儿让哥来还说那么多话你当哥少天?作为浪费哥那么多宝贵脑细胞的代价,你们两个明天就陪着去最后一个现场呗?”

 

对上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神,喻文州仍然和一开始一样笑得温和,可眉宇明显是放松了下来

 

“我们的荣幸,前辈,悉听尊便”

 

 

 

* *

TBC

打出上面这行字我自己都……

仍然悲伤地求个回复咩……?

以及有没有在腐国的全职F嘛!

评论(5)
热度(48)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