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当我们谈论到装修的问题时,首先会想到什么

标题毫无意义,只是取不出名字


 




 


是这两天repo炸出来的段子,胡言乱语如果能看得开心(并留个言什么的www)我会炒鸡炒鸡高兴哒(=゚ω゚)ノ(奔跑)(奔跑)


去年农历新年被一起住的室友安利进了这个天坑,从此世界和财布都再也不能好了……并没有在老福特发过什么所以第一次感觉蜜汁羞耻(/ ∇  *)


第一段一整段出自福尔摩斯探案集,结果后面写着写着都带着一种很奇怪的翻译腔(或许没有((其实我自己是拒绝的。


OOC,渣文笔什么的真的请多多担待(大哭


 




 




 




 


——————————————START—


 


人的大脑就像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必须有选择地用一些家具来填塞,然而那些愚笨的人则会选择把他们所碰到过的,各式各样的破烂都一齐塞进去。可一旦这样,那些原本可能会派得上用场的知识便会被无情地挤了出去,要不就是沦落到和那些破烂混杂在一起的下场。结果呢,当然就是在你需要找到它们的时候却又无从下手。因此,一个聪明且善于工作的人,对于把什么东西放入自己的头脑是十分小心的。他只会容纳那些工作中用得着的工具,而且还会把它们分门别类,使其井然有序。当然也是有人以为这间屋子的墙壁理应富有弹性,可以任意扩张,不过这可就大错特错了。显而易见地,当有一天你吸收了一些新的知识时,理所当然地就会忘记以前所熟悉的那些。因此,千万不要让那些无用的知识占据已经有限的空间,这一点真的是尤为重要。












松本润并不记得这长长的一段话出自什么地方——应该是他早些年临睡前迷迷糊糊中看的哪本书中的某一长篇,或者哪部电影里主角用哲学家般的深沉又不容置疑的语调嘴炮过之类的——他现在当然不能完整地再复述出每一个字,甚至只能简单地讲个大概意思,却一直一直地把这条理念谨记于心。






诚然他自认不是个聪明的人,然而他喜欢的那个却是个实在的智商流,即便经常在自家的(美食)番组上刷刷颜艺卖个蠢,在他心里那人全方面制霸的形象也从来没有崩坏过,松本润觉得这一段话真的是太契合自己对那个人脑回路的想象了。不过如果他能像每天晚上认真整理思路一样每天认真整理他自己的房间就更好啦,他又在心里小小声地补了一句。






然而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松本润悲伤地发现就算自己将这段话列为处事方针铭记于心,他也无法得知有用和无用的知识在樱井翔脑子里的准确定义,不过至少和自己那立着整柜整柜装满了少女漫画,换季新款和中意的疯梨抱枕发售信息的屋子是不一样的。






那么和自己有关的记忆会被他放在哪个角落里呢?会不会比好吃的荞麦面店家和贝类种类要多装下几个柜子?如果没有就不给他做今天的宵夜了。爱好纠结又喜欢钻牛角尖的处女座先生恶狠狠地想着,然后又突然惶恐得不行,即便是在交往了很多年以后也仍然会偶尔地忧虑一下这个其实并没不存在什么实感的问题。












所以当听到松本润兴致勃勃地在BET上说起自己在家里也有一架一摸一样的遥控飞机,却丝毫没有提及赠送人的名字时,樱井翔的内心是十分拒绝的。不过迫于时间紧迫在那个点他也就没怎么多想,迅速地把这件事归咎于自己恋人容易害羞的性格,从而自己表明了自己赠送人的身份,浑身上下都带着那么点闪瞎旁人的宠溺和不知道为什么的得意洋洋。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漏看松本润发红的耳尖,还有莫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的表情。








咦?


 


 


 


控制欲强大的樱井先生觉得松本润的某些思绪大概是朝着某个他并不是很懂的方向飞奔着一去不复返了。尽管这个表情不会代表什么准备使坏的小心思或者是不高兴的情绪,他还是有些不高兴自己不能在第一时间分享恋人的心情。在这场比赛的最后他十分设计地站到了终点的位置,可没想到做过了火,一个抬手就摧毁了松本润对No.1位置的野望。晚上回了家别说想要问出些什么,连宵夜都只是一杯光是看起来就已经十分鬼畜的菠菜汁。洗完澡的主播君有些残念地往卧室里瞄了瞄,却发现床上松本润身边的位置倒是并没有被可恶的黄色大胖子占掉,便心怀鬼胎地朝床扑了过去,相当色(。)情地揉捏起了那位假装还没有消完怒气的人触感极佳的屁股然后两个人滚做了一团。






虽说这件事后来看起来其实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然而樱井翔却并没有和看起来一样把整件事忘在了脑后。松本润先生傲娇的性格并不是什么鲜为人知的事,但樱井翔却觉得心思颇为细腻的恋人总还是有些什么瞒着他的。这个认知让他有些慌乱,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才能显得比较自然又能达到目的。








“你俩把话直着和对方坦白我就不用浪费解救公主的时间喝两顿酒了,竟然还是在同一个店喝,真是够了。”——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N先生。












樱井翔再一次看到那个表情是在十五年的告白番录制。






“我啊,和翔さん有一件一摸一样的衣服呢,”松本润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明显使坏的表情带着一些不明显的小心翼翼,“偶然在乐屋看到翔さん穿过以后,就一直不好意思穿了,很担心被误认成五个人group里两个强行情侣衫呢。”




“是啊,我就是想和你穿同款的衣服,那阵子穿得才会特别勤快。”樱井翔觉得自己得语气有些咬牙切齿,这件T根本就是挺早的时候两个人商量好了要一起穿到乐屋去坦白而买的,还是一起买的,能不一样吗?我可没忘当时我还帮你拎了全部的袋子呢!




他有些埋怨地抬起头,一不小心就对上了松本润满溢着开心高兴的视线。








樱井翔觉得自己大概是找到了问题的出口了,然后不自觉地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记得那时候我挺小的时候好像有被别人说成像昆虫来着呢。”




“啊那个应该是我吧,但是松润那时候特别瘦啊,四肢都很细瘦但是一双眼睛特别的大,那不就是像昆虫嘛,我现在想想还觉得很像呢!”




“喂!不管是以前的翔さん还是现在的翔さん都太过分了!”












“不过润为什么会觉得我不记得那些事呢?”




“因为翔さん要记得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吧,不觉得脑子里装太多就像房子里家具太多一样啊,哪天装不下了怎么办?总是要把没用的那部分清出去吧,说起来翔さん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忘记把袜子扔到洗衣机里去了?”




“诶先不要说袜子那个等会儿说……不过家具这个比喻还真是挺好的,不过你也太低估你自己了,你可没有到需要占柜子的地步,”樱井翔笑了笑,“润大概会是我屋子里的空气吧,再怎么完美地扩充知识面,扩展到一个小别墅的大小,我并不能忍受在任何一分钟里失去你。”












松本润觉得自己被从快能定居的牛角尖里拽了出来,随之牛角尖被砸了个稀烂,惶惶不安也被扔在了一边。他使劲压抑了一下在心头疯狂膨胀的情感,吸了吸鼻子。






“就算你这么说也要自己去收拾袜子哦。”




“好”




“还有我才发现的,领带不要折在搭配西装口袋里,会皱。”




“明白了”


 


“……给我把‘像昆虫’那个形容词排气排掉。”




“不要!”


 




 


——————————————END—

评论(14)
热度(61)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