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HE十五题[改]04回家的路

我当初到底为什么删了呢[[严肃

 

 

 

 

江之岛的处刑结束了很久苗木才有了一种黑幕好像真的被干掉的实感,他隔着衣服掐了掐自己的手臂,传来的轻微疼痛让他十分确信这不是一场梦——尽管他知道自己直到现在都如此希望着

 

不排除是他反应太慢的原因,但真的并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和轻松,与江之岛对峙的几小时——可能仅仅是几分钟——他经历了几乎等同于从杀戮开始到自己死里逃生的恐惧和紧迫感。

 

他自认为是这些人里面唯一可以舍弃所有的人,虽然这样说及其对不起他的家人,可比起财阀倒闭这种绝对可以在以前登上头版头条的打击,苗木还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某种意义上真是相当现实而又绝望的想法……

 

 

 

他很想和仍然在处刑场外矗立不动的同伴们说一些什么,可是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茫然而不知所措,就算自己在辩论战时用希望激励了每一个人,可一旦脱离了那种氛围,总会感到有那么些后悔,尤其是知道了自己在外面似乎要面对一无所有的惨状,多多少少都会有想要逃避事实的畏惧

 

 

 

当然不排除某些比苗木还要后知后觉的人完全就是在“啊啊要是被人家认出来俺就是那个在房间里打手枪的那不就完了哒呗”的纠结中沦陷自我

 

 

 

 

“喂愚民,”十神仍然没有正眼看他,“按你手里的遥控器,我们出去”

 

“是……是啊……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苗木笑了笑,朝十神的方向看去,在对方移开目光扯开了一个感激的微笑,全然没有注意到雾切一闪而过的恍然

 

 

 

其实在走出去以后苗木自己也挺后悔的,先不说在江之岛被处刑后就发现哪里不对的空气,好不容易走出去后才发现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件好事——但看到空有被烈火焚得看不清原样的断肢残骸,甚至是动植物的尸体,无法分辨的黑色焦炭互相交错着朝向天空,临死的,令人作呕的气息混杂在支持存活的气体里,似乎还可以偶尔看到闪烁的火光

 

 

 

 

人间惨剧

 

 

 

这一刻的希望在苗木心里简直就像最终徒归于尘埃的神明

 

 

 

几分钟以后他们意外之外地碰到了前来接应的,名为未来机关的工作人员,就算多疑如他们也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毕竟在这种时候有人帮忙总比等着绝望残党来杀他们要好得多,就算是别人冒充,先不说会防身术的雾切和精通格技的十神,他们几个从数量来讲压制这么两个人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在问到回机关之前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时意外是十神先提出了要求

 

“我要回十神的本宅看一眼,带他们先回去”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点在外面乱晃的危险性,所以雾切毫不犹豫地拉着除了苗木以外的所有人跟着未来机关的一个人走向了未知的方向,之前还顺便给了苗木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

 

 

 

他们几个住得都不会太远,脚程在十到二十分钟左右,当然指的是苗木雾切他们。十神家在这附近也有住宅,但明显大少爷指的是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十神家族大部分精英的所在

 

他无法做到用家来称呼那个地方,所以他并不能很好地理解为什么苗木在前往的路程上,会如此深情而眷恋地看向中途经过的一栋小宅——在他眼里那简直是贫民窟一样的存在

 

苗木的眼神像是一场葬礼,充斥着无声的哭泣和悲伤,但那也仅仅是一瞬罢了

 

 

 

 

十神选择把那几个人扔在车里自己一个人去,十神本宅的糟糕程度在他本人的预料之内,但遍地血污只让他觉得会因为踏上这里而脏了自己的鞋

 

并没有很久他便有些厌弃地转身,却仍在走之前把离他最近的尸体——从体型来看应该是他的母亲——衣服上的十神家徽拿了下来,仔细地擦净然后放进口袋

 

 

 

十神并没有和苗木多说些什么,却在回程一半的时候突然说到:“反正都是顺路,一起去一下这愚民的家吧”这种几个月前他死也讲不出的句子。但显然苗木更惊异于他的用词,然后莫名地有些心酸。他几乎是用到了等同于与江之岛博弈的勇气,拍了拍十神的手,却意外地被回握住,一路都没有松开

 

苗木家的情况并没有比十神宅好多少,尽管两个从人数到占地根本就没有可比性。面对已经不能粗略分析出死亡时间的尸体和满地的血迹,苗木出乎意料的冷静,只是双手死命地握住,他感觉到指甲似乎嵌进了手心的皮肉,酸涩无法抑制地蔓延,他想要流泪却做不到,他感觉自己早已失去了愧疚的机会和流泪的资格

 

十神叹了口气,用手掌盖住了苗木眼睛,一用力将对方的头拉近到他心口的位置

 

 

 

——有我

 

——还能回去

 

 

 

 

注:原句摘录自《道立斯的伊菲珍妮》,有修改

 

评论(1)
热度(15)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