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HE十五题[改]03一张床,两个枕头

“女人你给我让开”

 

“十神君请你找回一点理智好么,不要妨碍我”

 

 

从本质来分析这段对话及说话的人——十神和雾切——可以说得上是希望之峰78届最高(双)智(翅)商(膀)的人物,这精神层面的针锋相对实在是让人不得不避讳三分,好像深怕着会给自己惹点什么事。然而,观察本质前最先接触到的是实物,主观臆断上来说无论他们的气场是多么强烈,氛围有多么严肃,也改变不了这两个人是围着一个相对较大的垃圾筒吵嘴的事实

 

 

今天的值日生叶隐君表示前所未有的心累

 

 

 

“你考虑到过苗木君的死亡的情况么,现在的你根本不能承受最坏的结果”

 

“哼,你是在把我和那些愚民相提并论么”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请先让我下去,不过相对的,”雾切叹了口气掀开了垃圾筒的盖子,因为传来的隐隐恶臭短暂地皱了皱眉后果断地一脚踏了进去,“请在这段空闲的时间好好地去看一下苗木君的房间吧”

 

“……啧”

 

 

 

 

意味不明

 

距离那个愚民掉下去37个小时

 

十神想了想,径直向苗木的房间走去

 

无论是十神还是雾切,都具有极强的理性,就算现在十神在某种方面属于失控阶段,在考虑完雾切的行事风格以及和自己相似的目的性,十神在某些方面尊重她于一种对手的存在。现在加上雾切这句话,有些事情似乎更值得去确认,虽然还是有点不放心垃圾场里那愚民

 

十神君表示那只是因为他仍在质疑雾切罢了

 

 

 

 

短暂却漫长的一路上十神想了很多,大家出身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杀戮学院虽然游走在极限的边缘却令他享受到了那种快感。而苗木消失前的那句话让他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禁锢,却又是不同的,哪怕溺毙也死得心甘情愿的柔和.他还没有胆怯到不正视自己的感情,只不过在听到那句话之前,不考虑家族内外的流言,他也无法放下十神一族的骄傲,哪怕对方被自己欣赏着。

 

骄傲再高,也抵不过情

 

其实如果这些心理活动让雾切来概括,大概一句“我喜欢这家伙”就结束了

 

 

 

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傲娇呢

 

 

 

没有人进过死去的同伴的房间*,十神推进苗木的门,里面出人意料的什么都没有连最开始设定的家具也全部消失,干净的像从来没有人住进去过一样,更不要提一丝一毫的同伴的影子。就是在这种空旷而纯白的环境下,正对着门的墙上贴着的明黄色便条就显得格外明显而违反风纪

 

——苗木君如果活着的话应该需要一段时间很好地休息吧

——叶隐君好像不是很会照顾人的类型

——雾切 响子

 

 

 

 

“黑白熊”

 

“KUMA?”

 

“一分钟内送一床被子一个枕头到我房间”

 

“……哈?”

 

“不对……被子不用了”

 

 

 

在重见光明给同伴们加油鼓劲完后就不争气地晕过去的苗木君,在次日睁眼时,发现自己和超高校级的大少爷躺在一张床上,好像还盖着同一床被子的事实后,惊悚得一动不敢动屏息静气的同时,越发确定了自己超高校级不幸的身份

 

 

 

 

ps:这里胡扯的……

评论(1)
热度(23)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