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HE十五题[改]02无法转移视线

第五案结束之前十神就预感到了不对,雾切的言辞参杂着过度的争辩,语气失去了平时的自信,而苗木那个愚民似乎也隐藏了什么的样子,竟然在不确定自己能否保命的前提下还拼命帮雾切说话,真是一点眼界也没有的愚民

 

十神敢赌上一族和超高校级的贵公子的头衔给自己得出的结果定论,却无法出声一句责骂还在为雾切据理力争的苗木

 

 

 

为什么

 

“雾切你给我说清楚”

 

骄傲?

 

“你这愚民手里还有吧,别傻站着”

 

尊严?

 

“他是无辜的”

 

还是……

 

“唔噗噗噗噗!时间到!现在你们这些家伙就给我开始投票!”

 

 

 

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十神就明白了,却还是无法从心底里认同雾切。他眼睁睁地看着苗木犹豫了一下选定了自己的名字,十神无法形容这一刻的胸口泛起的从所未有的苦涩。他命令自己按下选票,看着选票,却无法将视线从苗木身上移开

 

苗木还是被处刑了,隐瞒了重要信息的后果就是矛头都指向了他,在推论之中,十神从投票开始就没有将视线移开过

 

——不能

 

他无法停止向他注视的目光

 

——不甘

 

他无法看清站在那里的那个人,反光的眼镜片后的眼神

 

 

 

 

苗木其实很害怕

 

这是一种奇妙的情绪,不是肾上腺素急剧分泌的愤怒,也不是泪腺发干酸涩的悲伤,而是一种更为深邃的,连本人也无法很好理解的情感。真的要用语言来形容,那就是永远要与喜欢的人分开的恐惧,与世长辞也不足以匹敌。

 

苗木在坐在处刑用的椅子上,听着后方传来的巨响声额头发青,心里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他不怪雾切,他知道一个超高校级的侦探远比他这个半吊子的幸运——倒不如说是不幸——有着更大的几率帮助大家逃出去;他不怪投票的大家,没有人会不想活着。总算还能在死前帮到大家啊,苗木有些悲观地乐观着,随即又悄悄地,抱着人在类临死前惯有的突然一瞬间的大胆,确立了一个原本打死他都不会承认的现实

 

 

 

他喜欢十神

 

他,自不量力地,无可救药地,喜欢着,那个十神白夜,听起来可笑至极,当然在他自己看来事实也的确可笑至极

 

 

 

他朝处刑室的铁栏外看去,朝日奈一边哭着一边想要冲进来救自己却被叶隐拦住;雾切在很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处刑设备,看得他有点发毛;文学少女状态的腐川别过了头去;在打量最后一个的时候意外地和十神对上了视线,对方的眼里没了惯有的冷静与傲慢,看着十神用几乎可以称之为罕见的焦急视线注视着自己,苗木有种受宠若惊的欣喜,尽管他真的连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都做不到,苗木在心里小小地吐槽了一下自己唯一的优点,却突然笑了出来

 

——さようなら

 

——びゃくや*

 

十神看着苗木不清晰却坚定的口型,莫名觉得名为心脏的脏器疼得厉害

 

下一秒地板奇迹般地被打开,在众人的惊呼中苗木连带着课桌椅一起跌下了似乎无尽的深渊

 

 

 

 

Ps:窝还是不知道这里正确的写法[[[跪

 

评论(1)
热度(1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