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Abnormal

苗木OO FLAG高亮醒目

 

超高校的渣文请不要嫌弃[[[[连你自己都在嫌弃了好么……其实我叫中国好农民[[[what?

 

尼玛舍监查完LOFTER傲娇了上不了……今天一查好多错字……弹丸完结也看不了cry了好吗!!?这篇其实不是BE辣……不过至于有没有后续呢……如果露珠还是看不了弹丸最新的完结说不定结局就真团灭了呢(笑

 

READY?

 

GO

 

Abnormal

 

“哼……有胸无脑”

 

“你这死眼镜在讲什么?!”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能这么讲……讲白夜大人!”

 

苗木推开办公室的门之前就听到了几乎每天例行的争执。十神抱臂站在一边冷笑着;朝日奈恼羞成怒地看着文学少女模式的腐川,眼里灼烧着可怕的愤怒;腐川把发红的大半张脸埋进文献里用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指着朝日奈;叶隐在他自己的办公桌上挠头写着公文,似乎已经对停止他们的争吵放弃了希望

 

各种意义上苗木更希望雾切能够说些什么,她的发言总是那么言简意赅而具有说服力。每当这种时候苗木都会这样暗暗想着,一转头却又总能对上对方沉默地目光,如同解剖一样游离在每一处,当然这次也是一样

 

——别在那儿傻站着,区区苗木而已……赶紧帮忙

 

——是……马上就……

 

苗木无奈地笑笑别过脸去,准备和以往一样硬插进了针尖麦芒的争执里接受十神的怒视和朝日奈的抱怨,办公室座机突然响起的铃响让他有种意外解脱的喜悦感,办公室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电话铃单调地响着

 

吵杂而又安静的可怕

 

如释重负地背着针扎一样的目光拿起电话,最高层用的电子音一如既往的缺乏感情

 

如同临死前的沙哑一样令人莫名讨厌

 

“请找苗木诚君”

 

“啊那个……我就是”

 

“21号加油站”

 

“是!我明白了!请问这次是谁……”

 

“你一个人”

 

“呃……哈?”

 

“嘟——嘟——嘟——”

 

忙音总是令人心酸而不安呢,苗木兀自想着边叹了口气,搁掉了电话

 

“任务么”

 

“啊是的!不过总部让我一个人去啊……虽然有点奇怪啊……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连你这种愚民都能一个人解决,看来根本没有本少爷出场的必要呢”

 

“啊哈哈哈……好像的确是呢”

 

“苗木你太惯着十神啦!这种人的臭脾气……”

 

“我……惯着十神君?没有吧……”

 

苗木挠挠头

 

怎么说也轮不到我啊……

 

依旧会为了一样的理由争吵起来,看着像下一秒就会打起来一样,苗木却莫名产生了小朋友在吵嘴,几分钟后又勾肩搭背的情形,不禁稍微放松了一些因为刚才的电话而紧绷的神经

 

看了一下左腕上的表,然后老老实实地穿上黑西装外套,同时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比了一下十神君雾切桑的优雅大气,和自己穿西装时简直可以说成是超高校级的违和

 

真是啊……无论看几次都觉得……果然还是不适合这么正式的衣服呢,稍微有点羡慕……先出任务去吧……打起精神来啊苗木诚!给自己打完气的后苗木朝着办公室大门走去,推门时想了想,还是朝后挥了挥手,露出了平时一样乐观的笑容

 

“那么大家,我先走咯!宿舍见吧!”

 

“啊啊小苗木难道准备出完就回宿舍哒呗?!我也要出任务啊啊啊!”

 

“少来啦叶隐你这个笨蛋!苗木你注意安全噢!”

 

“啧……快去快回”

 

“一切小心”

 

“好的!”

 

“明天见!”

 

21号加油站就在苗木原来的家旁边,因为这个理由的话苗木多多少少能理解一点,为什么上面会让允许自己单独回去,还可以用上一天,想了想还是准备先执行任务,然后用上余下的时间去好好缅怀

 

还有余下的一生

 

苗木让两个随行官等在外面,自己一路摸进加油站,很空旷,不像是会有陷阱的情况,虽然苗木极其确信如果按以前十神性格来的话很有可能会先炮轰了这里

 

不出意外地没有遇上什么麻烦,只是有两个孩子瞪着盛满仇恨的双眼跪坐在油箱旁,手里拽着一个目测价格不菲的打火机,衣服除了遮躯似乎失去了别的用途,残破的连麻袋都不及,这让可以说得上是衣着光鲜的苗木有些尴尬

 

从两人灰头土脸的情况来看应该已经失去了家人和别的同伴,但考虑到对方的身份是孩子的话……

 

初期绝望

 

最起码他们还没有动手不是?苗木清楚如果自己这么说出来了肯定又会被十神嘲讽上整整一天,但作为希望的他还是没有办法无视这些

 

谁让自己会心软啊……难道未来机关真的没人可以搞定这种事情了么……苗木默默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同伴们,在脑补到十神一脸凶神恶煞的时候有些挫败地自动放弃了,十神君可不像是什么喜欢小孩子的人啊虽然有的时候还挺温柔的……

 

果然还是算了吧

 

孩子的眼神和他们的年龄之间的断层让苗木很是惊愕,就像是一花坛的漂亮玫瑰里伸展出的荆棘一样突兀而又恶心,可他们本身的存在却又无法令人怨恨,甚至一度成为过希望一样的存在

 

要是以前的他估计早就吓得失去理智冲上去安慰他们,而现在,经历了那么多连他自己都不想再回忆起来的事情后……

 

他还是像失去理智了一样冲向他们

 

“大家!稍微冷静一下!不啊……不管怎么样请先离开那里!太危险了!”

 

“不要过来!不然我……我就!”

 

“呜哇哇哇——!”

 

“你……你别哭啊!呃怎么办啦……”

 

苗木几乎是拿出对付自家妹妹小时候吵着要和自己睡的时候连哄带骗的方法将那两个小孩哄得扔开了打火机哭着朝苗木飞扑过来,苗木摸了摸两个人的头表示安慰后便将人交给了随行官,和雾切他们打电话报平安后带着歉意地朝两个随行官深鞠一躬后才缓缓离开,慢慢走在前往自己家的路上

 

这条路已经和当年的不一样了许多,翻天覆地后的巨变在某种意义上真是很令人绝望,广告牌横倒在马路上;到处可见黑灰色砖木,当然极大的可能是尸体残肢燃烧后的;飞溅的血液旁被绝望残党们画上了色彩斑斓的涂鸦,像是小丑的嘲讽一样

 

苗木捂着嘴闭上眼睛,单手扶着还算干净的一块墙壁,这里离他家还差了一段距离,他要重新找回一下以支撑自己成为希望的乐观心态

 

 

疼痛的折磨从不在于那一瞬间,在听到枪响时苗木心理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随即脸色就因为右大腿中段传来的剧痛而变得惨白。苗木迅速地掏出枪对准自己身后两个头戴黑白熊头套的,目测身高接近十神的绝望

 

虽然这么说完全侮辱了十神君的格调呢……啊啊被知道的话说不定会被骂什么的……

 

当然这些想法实在这是他在左腿膝盖和右手腕也被打穿,处刑一样被砸碎瓶底的酒瓶玻璃破碎端狠狠贯穿腹侧时,不知道为什么会飘出来的妄

 

想听十神君说非折磨的死法最痛苦的一种是失血过多,竟然说不定能有幸体会到的我,真说不清是超高校级的幸运还是不幸啊……

 

意识不断地被强迫性抽离身体,苗木狼狈地蜷缩着躺在地上,左手本想捂住还在流血的右腕,却最终颓然地垂在了一边

 

苗木其实很怕疼,小时候打针的时候就会,哭得撕心裂肺,后来因为估计到男子汉气概,每次都回装模作样地笑笑然后咬死下唇。在进入未来机关后的一次曾经被绝望残党用棒球棍打碎了左肩胛骨,在他接受局麻时意外地只看到十神一个人,根据前几分钟听到外面传来的争吵,大概又是十神胁迫了外面的护卫强行进入,总之给自己做手术的医生在看到十神后,握着针管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

 

十神绝对不是很会安慰人的那种人,但苗木在听到他说的那句“真狼狈啊,愚民,不过还好你没死”后意外地笑着度过了一整台手术

 

怕这次是真的会啊……

 

——好痛苦

 

身体里残留着玻璃碎片,被打穿的双腿不自然地扭曲着,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苗木觉得自己似乎无法感受不到除了眩晕以外的痛苦

 

——好想听他的声音

 

用一种可以说得上是诡异的姿态,左手费力地摸出右口袋里的终端

 

——通讯录

 

带血的手指把屏幕弄得很脏

 

——十神白夜

 

一瞬间屏幕似乎亮了不止一个倍,眼前的东西模糊的不行

 

——我可是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当然,也是超高校级的完美

 

拿着终端的手腕像是突然被折断了一样不可抑制地颤抖

 

——愚民

 

“喂”

 

“……”

 

“……苗木?”

 

“嘟——嘟——嘟——嘟——”

 

 

 

 

 

 

 

==============总算改完了吃午饭去……

评论(10)
热度(28)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