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白茶杯【喻叶】

架空,就是想写写小日常

小说家x化学老师

(脑洞大帝x催更狂魔)


考试前还在手贱的我ˊ_>ˋ私心化学老师就是因为我快要考这玩意儿了而老师还没把考试范围给我们……天啊撸……

看着开心就好




【1、你在我静若止水的心上随手扔下了一整盒的钠】


记忆中喻文州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侄子卢瀚文的家长会上。


在这之前几分钟他正顶着一张不过二十多的小嫩脸,混在一堆四五十岁的家长里谈笑风生,直到有老师进来后才好歹算得了个小清闲。


喻文州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圆珠笔和纸,在桌上放好后,便不动声色地打量起了刚进来的那位。这样的打量真心不是出于什么猥琐的目的,只不过是作为一个新锐侦探小说家在构思新角色时,积累素材的小习惯而已。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要是真的被发现会被当成流氓的几率简直是百分之百,就算长着一张老少皆宜的脸也几乎不能幸免。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练习过后,喻文州也是达成了虽手残但眼疾的成就,一旦确定周围环境后赶紧快速上下看个两眼,记录重点,发展脑洞,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功成名就。


“各位家长好哈,我是叶修,是七班的班主任,也是这个班的化学老师,”说着把衬衫的袖口卷上去了一截,露出的腕部肤色苍白,挑了只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我知道大部分家长现在最想知道的一定是自己孩子的在校成绩,但是没办法,校长下来的规矩,新高一第一回家长会还是得念一念欢迎词,不念不给发工资,大家就先将就着听一下吧。”


人民好教师的字是很不怎么端正但好看的类型,字如其人的形容再适合不过,声线有些沙哑,说到一句话的最后一个字时会不自觉地上挑一些。叶修在简单地自我介绍后便真的对着稿子念起了冗长的家长会例行开场白,内容耳熟能详到甚至有家长兴致缺缺到快要睡着的地步。


喻文州扫了几眼身边的人,上手有些无聊地转着笔,重新往叶老师那边看去,却发现老师本人竟然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越往后讲整个人差不多是快靠在了讲台上,还硬是把挺正式的衬衫西裤衬出一股子松散劲儿。


像只刚午睡完的大猫,有点可爱,可以当作下个章节应该会出场的证人角色人设参考。


喻文州收回了目光,在纸上写了两笔刚才的结论,再抬起头时却意外地对上了叶修明显朝着这边的视线,眼神锐利还带着隐约的压迫感,见喻文州看向了他便勾了勾嘴角。


……?!。


喻文州想了想,拿起笔接着写下了[肉食系]的补充,顺带地把证人设定改成了大反派,完了后朝讲台那边回了个意味不明的笑。




[“田休?那是谁?说清楚点!”]

[“是……是的!对!就是因为那天田休老大给我打电话……他是我们一个……?!我不知道!就是他……拜托说去帮他买条烟而已!这样我才会出去的啊!都怪这个人!和我没关系的啊!”]

[隔离房内的男人终于承不住这种长时间令人窒息的压抑,发了疯一样地吼叫起来,捶打着地面的一双手手几乎没什么完好的皮肤了,他抓着自己的头发,身上的皮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禁忌的事。]

[特意打造的纯白色空间太过空洞,简直就是为了逼人致疯而特意设计的,本该是被人道禁用的东西威慑力不是一般的大。陷入恐惧的男人早就无法意识到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一昧说着,口不择言,可而门外的记录员却对这个刚捕捉到的新名字产生了兴趣,继而面面相觑]

[因为他们惊恐地发现,无论是从这个男人老早所提供的哪条情报线还是已知的所有消息摸索上去]

[都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名字,哪怕是代号的记录]

[有的只是一张不断弹出的,模糊的,不知名的,男人的侧脸像罢了]


[……]


[“真烦啊……上面又给活了!不干完不许走啊都!]

[“卧槽……看来今天是不能准点下了。”]

[“好累啊我先去洗把脸你们先干起来啊!”]

[测写师在洗手台前揉了揉使用过度的眼睛,他觉得这些天的超额工作实在是有些过了,毕竟这么长时间地对着电脑对眼睛的伤害真的不可小觑。]

[不然怎么会越看越觉得]

[刚才屏幕显示着的才打开的侧脸像]

[好像稍稍把头偏过来了一些]

[接着狠狠砸过一个这么嘲讽的笑]


[《镜水》Chp.179章完 全文tbc]




喻文州敲下最后一个字,保存了文档后便换了套相对正式的衣服。等一下是准备去见前几天打电话到他这里询问租房事宜的人,明明是第一次谈话却交谈甚欢,并十分爽气地约好商议房租顺便一起吃个晚饭,言语之间的教养还有兴趣相投的性格都让他十分期待等一下的见面。


他在早些年趁着因为第一部作品《最后之夏》的大红大紫而盆钵满载时买下的房子,对于一个单身汉来住实在是大得浪费了一些,再加上最近连载的小说里出场的新人物戏份实在是超过了原本的设想,找个租客观察一下再描写才会让文字看起来不那么空洞吧。


不过来的还真快啊,只不过是家长会后的周末偶然和瀚文随口说过几次而已,连中介公司都还没有找过


看来大部分的房东,还是不希望有人一天到晚携带违禁化学药品在自己房子里为所欲为吧?




“谢啦老吴,我东西过一阵子会慢慢收的哈”


叶修挂了电话,喊了辆车报上地址便打开了车窗,接着点上一根烟。


笑话,实验室的东西怎么可能带回家里,公器私用可是会被老冯打死的。他刷着小说网关注作家里的刚刚飘出来更新提示,感受到了心中涌动着的,身为一个脑残粉所背负着的,沉重但神圣的责任。


记忆中叶修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在他的处女作,《最后之夏》的签售会上。


tbc可能


后记:重温原作,想起了当年初恋黄叶,本命周叶,一年后的最近突然朝着喻叶大好狂奔而走一去不复返[并不

评论(3)
热度(29)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