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周叶】恶浮(01)

警官周x犯罪心理学教授叶


!!有案件现场描写,注意避雷!!


初见还没写到想写的我好急啊我不会写现场

有相关专业的小天使捉虫请务必!!!lo是个撒比工科的电视剧也看得不多只好依靠以前看过的书……

原来想起名字叫恶戏的……你们猜我百度到了(捂脸大哭




01、

三年前夏天的某一个上午,在一条不是最繁忙的街道,阳光正好树荫斑驳,一位警服笔挺相貌英俊一位风衣闲散正抽着烟,周泽楷和叶修,第一次相遇了。

 

“仔细想想咱俩刚认识的场景本来应该挺浪漫的,”很久之后两人回忆初见场景时,叶修如此感叹道,“要当时马路牙子上没那些个糟心玩意儿就更浪漫了。”正抱着叶修不撒手的周泽楷听后,深感同意地点了点头。

 

叶修说的糟心玩意儿是满马路牙子明显因为被拖拽留下的血迹,离私营的兴欣小诊所就百来步的距离,横跨他上班的必经之路。诊所是完全的预约制,上班时间弹性大的很,平时老板娘也一直会在诊所坐镇,叶修也乐得卡着病人预约的时间早一个小时到了。这一天和他约好的病人定了十一点,他本来是计划着又好多睡一会儿又好逃掉早高峰。这一路上还因为通宵看文献头晕脑胀着,转个弯猛一下看到这么血腥的场景,饶是和重罪犯打了再久的交道,叶修也觉得自己有点吃不太消。诊所在的地方并不是闹市就是为了图个清静,过了早高峰也不太有什么人来来往往,叶修前后看了看空荡荡的马路,又来回找了找有没有摄像头,陷入沉思。

 

要命了,他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给免费配手机还不要,这下好了。

 

不过还是报警要紧,短短思考了几秒,叶修原路拐了回去,到之前经过的超市给警察局打完电话准备回现场等着,前脚门还没出又折回去表示还要再打个电话。

 

“再打要收钱了。”营业员神色冷漠。

 

“这不就是要去给老板打电话请假来着,”叶修指了指营业员身后的烟柜,“拿包白沙,麻烦你了哈。”

 

营业员:“……”

 

营业员:“至少拿包黄鹤楼吧?!给我搞点业绩啊!”

 

叶修正色:“不行啊这不还没发工资呢吗,晚点再来照顾你生意,你又不是不认识我。”每两三天过来买烟,整个店的营业员该面熟的都熟了,话却是不太讲的。刚刚打的那一通电话的时候光听描述都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叶修也知道对方突然和他闲扯是为了让他缓缓,心里挺感激的。

 

结果还是买了白沙的叶修走回了案发的巷子,不过这次他只是在巷口站着,一边抽烟一边环顾四周等着警车呼啦呼啦开来。

 

刑侦大队的人来得很快,几个小年轻跳下车看到叶修在那儿不慌不忙抽烟差点就把人铐上了,叶修赶忙解释到自己是刚刚报警的那个,怕有人破坏现场才在这边看着。说话时车上的人陆陆续续都下来了,该拉警戒线的拉警戒线,该拍照的拍照,叶修解释完一抬头刚好和最后一个下车的青年对了个照面,想说的话愣是全卡在喉咙口了,心头仿佛一万只巨兔在吨吨吨地蹦跶。

 

不是,你个搞刑侦的,长那么帅?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样提审嫌犯测谎仪不管怎么样都会爆炸的你耽误我们工作!叶修觉得不能好了,他打量青年的同时敏锐地察觉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这……莫非就是帅比间的惺惺相惜吗?叶修面不改色地把烟灭了,内心早刷过了几百条打趣的弹幕。

 

不过叶修再怎么脑补,也不可能想到周泽楷这样盯着他只是因为觉得有点面熟。

 

该不会是在局子里呆过吧……不,应该不会,青年这么想道,拿出警官证朝叶修走去:“刑警侦查总队第一支队轮回*,队长周泽楷。”

 

“叶修,兴欣心理诊所的咨询师,上班路上过来的时候发现现场的,大概是上午九点四十七左右,目测当时看到的和现在一样,我发现之后就去拐角那边的超市打电话的报警。已经看过了这条巷子里虽然没有安摄像头,但是是单行道,要查起来还可以的大概。”

 

一番话不仅条理明晰,甚至连周边环境都观察好了,周泽楷快速地分析起来。第一发现人存在两种情况——普通的群众报案或是潜在犯罪嫌疑人以“普通群众”的身份报案,叶修应该属于第一种,但他的冷静理智让他和“普通群众”泾渭分明,而又和潜在嫌疑人惯来会做出的反应相差甚远。“为什么是人血?”

 

“分析的,这和我的专业有点关系,”叶修一听就知道这是被当成潜在犯审了啊,不过自己的反应的确不太像普通老百姓一下子看到一大滩血,跟着拐进巷子,问站在一边的杜明要了鞋套手套防护服,一拉警戒线熟门熟路地钻了进去,“我觉得你一看就明白了,我一定要解释吗?”

 

周泽楷点头。

 

“如果这滩血是同一个来源,是人的话恐怕存活几率趋紧于零。小动物就算大出血量也达不到这么多,体积大点的动物在这里宰杀是违法的,虽然电话是打食药监,”叶修说着,停下来看看周泽楷,又继续讲道,“宰杀牛羊猪留下的血迹不是这个样子,卖家至少会帮忙套好袋子,那么现场应该是有多人凌乱的脚印和牲畜的毛屑,看血液新鲜程度应该还会留下气味。考虑到这个案发地点,虐杀动物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那类人更倾向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成果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掌控欲。这个明显是短距离拖拽形成的,看旁边的手印,被害人不可能是面朝上倒下去的,然而除了拖拽却没有过多挣扎形成的痕迹,一击使被害人失去反抗能力。巷子这里是单行线,里边和超市那条路口上都没有探头,但是另外一边拐出去就有,还特意挑了这个时间段,我怀疑有一定的计划性,而且这么一来搬运工具也有待考证。”

 

“附近藏尸。”周泽楷补充道。

 

“没错没错,唉可能性还是很多的,不过这有计划的犯罪,抓起来就不是这么容易了。这是人不是人还没找到,我也就随口分析的,没人知道这血是几个来源。我们傻站在这儿也没用是吧,你看痕检的早站在那儿等了。”叶修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觉得烟瘾有一点上来了,只想去一边吞云吐雾。

 

“一起,”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最开始的眼熟不知道是不是在他自己心理暗示的作用下有点跑出来了,该不会是上过哪张通缉令……他又瞄了叶修两眼,才开口:“笔录。”

 

“行啊,不过能不能让我先去和老板请个假?我上班的地方就在前面,走走很快的,警察同志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和我一起去。”

 

周泽楷皱眉:“手机联系?”

 

“你该不会怀疑我把人藏那儿了吧?就这么一会儿又没不让你们和我一起去!”叶修表情诚恳。

 

“……方便。”

 

叶修的表情更诚恳了:“我这不是,没有手机嘛……”

 

周泽楷:“……”

 

现场勘查小队众人:“……”

 

手里还拿着警戒线的吴启:“您……您今年贵庚……?”

 

叶修:“二十七啦。”

 

二十七岁的现代人,没有手机?

 

“呵呵,走呗?”叶修说着,比了个方向,大家震惊归震惊,还是有两个人跑去跟着他一起走了。

 

周泽楷注视着他的背影走着走着,突然福至心灵——

 

这不是他还在警校的时候来开过两次犯罪心理讲座的教授吗?!

 

——tbc

 

*查资料的时候说中国唯一一支有代号的队伍是803(有没有听过刑警803广播的朋友hhhhhh

  

 (完全没有存货肥肠心虚,小心翼翼地发了


评论(6)
热度(53)

关注的博客